社区 > 户外文学 > 正文

某些时候所谓的坚持原则,其实是不通人情

户外号:毛毛 | 时间:2016-09-30 | 浏览:

人与人之间,有时候就需要来这么一点“感性至上”,世界才因此可爱。

1.昨天,一个好友搬家。过去帮他打打下手。这位朋友喜欢收藏酒,红的、白的、洋的,都有。打包的箱箱、柜柜,贴满了“易碎”的红色标签。

搬家公司开着一辆蓝色人货车来了。三个小弟非常细心、卖力、有耐心、讲礼貌。总之,一个下午时间,把朋友的宝贝都安顿好,无一磕碰,无一损害。

故事发生在付款这里。朋友付钱的时候,搬家小弟说:“老板,今天出来匆忙,没有回公司开发票,明天再把发票给你送来,可以吗?”

朋友干律师出生,不知道是不是职业习惯的原因,脱口而出说:“不行,没有发票,没法给钱。”

搬家小弟有点为难,只好打电话让同事从蛮远的地方送过来。

我悄悄问朋友:“你这搬家费可以报销吗?”

朋友说:“怎么可能!”

我说:“那你对他们的工作满意吗?”

朋友说:“满意啊,怎么啦?”

我说:“不能报销,你干嘛要求人家必须一手发票一手现金!发票明天给你,会死啊!”

说完,我抢过朋友手里的钱,给到搬家小弟手里,“别打电话了,有空顺道拿过来或者寄过来就是。”

这事算了了。

事后,朋友跟我说:“这事,算你对,还是算我对?”

我说:“都对。”



2.再讲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发生在柏林墙倒塌之后的德国。1991年9月,统一后的柏林法庭上,举世瞩目的柏林围墙守卫案将要开庭宣判。这次接受审判的是4个年轻人,30岁都不到,他们曾经是柏林墙的东德守卫。

两年前一个冬夜里,刚满20岁的克利斯和一个好朋友,名叫高定,一起偷偷攀爬柏林墙企图逃向自由。几声枪声响,一颗子弹由克利斯前胸穿入,高定的脚踝被另一颗子弹击中。克利斯很快就断了气。他不知道,他是这堵墙下最后一个遇难者。那个射杀他的东德卫兵,叫英格·亨里奇。当然他也绝没想到,短短九个月之后,围墙被柏林人推到,而自己最终会站在法庭上因为杀人罪而接受审判。

柏林法庭最终的判决是:判处开枪射杀克利斯的卫兵英格·亨里奇三年半徒刑,不予假释。他的律师辩称,他们仅仅是执行命令的人,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罪不在己。

法官当庭指出:“东德的法律要你杀人,可是你明明知道这些唾弃XX而逃亡的人是无辜的,明知他无辜而杀他,就是有罪。作为警察,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但是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这是你应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



3.两个故事,讲的是“原则”的故事。我们在生活中经常为难一个问题:做人做事,要不要坚持原则?

原则当然要坚持。但是,坚持原则是不是不能有任何变通呢?未必。坚持原则和灵活变通不是一对死矛盾。

当这个原则尚未触及底线、无伤大雅时,是可以变通的。

比如“搬家与发票”这个故事,底线是什么?底线是搬家小弟干了活、干好了活。如果没干活、活干得不好、不值得你信任,对方收了钱不开发票,当然可以坚持自己的原则。但关键是,搬家小弟服务得很好,人家也不是说不给发票,你何必为难人家。

要我的脾气,多大点事啊,行了,发票不要了,赶紧回吧。也许有人会觉得我这是法律意识淡漠或者帮助对方偷税漏税。抱歉,我不这么认为。大事讲原则,小事可变通。相反,我觉得人与人之间,有时候就需要来这么一点“感性至上”,世界才因此可爱。

“柏林墙守卫案”故事,讲的道理就更深了:原则有好的原则,也有坏的原则。对于坏的原则,可能涉及到大是大非的问题,更考验人。这时候,不仅需要一个人要有变通的勇气,还要有智慧。这一点,就不展开讲了。


发布人
版权声明: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
上一篇:神秘梦幻奇夜郎 山情水映行普安
下一篇:冬游西藏正当时 享人间圣地冬日阳光

二维码扫描
  • 环球户外在线
©2015~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 环球户外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