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户外观察 > 正文

国内马拉松遍地开花 经纪人:黑人选手明显不够用

户外号: 旅途 | 时间:2017-09-27 | 浏览:



资料图


  9月24号早上八点,一声枪响,沈阳马拉松开跑。与此同时,几位黑人选手几乎在同时迈了出去。

  很快,他们便与其他选手拉开了差距,一路领先,冲过终点线。毫无悬念,赛事领奖台几乎被他们垄断,奖金也被收入囊中。

 这成为了马拉松赛道上的“热门”现象:前面领跑及最终夺冠的选手,基本上都是黑人。他们成了中国马拉松赛的“熟面孔”,“地毯式”地包揽名次和奖金,其背后令人瞠目结舌的“商业运作”也逐渐浮出水面。



为什么黑人选手成为马拉松比赛的热门?  


  IAAF(国际田径联合会)对马拉松赛事的认证,分为金标、银标、铜标。能够获得标牌,不仅是国际上对赛事专业程度的认可,也是一种殊荣,但却需要赛事方在一系列指标中达标。

  其中一条就是:需要请男女子各五名,包含五个国藉的精英选手参赛,男女精英选手定义分别为全马最佳成绩少于2小时10分及2小时28分,或在IAAF的国际锦标赛及奥运会比赛中获得过前二十名。这一规定,让赛事方对具备高水准竞技水平的黑人选手趋之若鹜,也成为了“黑色”产业链兴起的关键原因。 




   据了解,这些黑人选手大多是经纪公司旗下的“签约艺人”,一旦国内有合适的比赛,经纪公司就会派他们出马,夺金赚钱。通过进口非洲选手这一“优质原材料”,经纪人将他们送上马拉松职业选手的流水生产线,与赛事组委会、赛事运营方、赞助商等相关利益方盘旋,源源不断地向国内甚至全世界商业马拉松输出人才,并获取巨大的经济收益。

  为了吸引选手参与,奖金也是水涨船高。国内一场大型国际马拉松的冠军奖金一般四万美金,第三名也不低于一万美金。对于优秀的马拉松选手,出场费、广告代言、领跑收入都将接踵而来。这样的“奖金”盛宴,让国内外选手都跃跃欲试。而黑人选手的先天优势,让这场开放的奖金争夺战演变为了一场“黑色旋风”。 




   在2016年沈阳马拉松赛,整个赛程中由特邀运动员组成的第一集团遥遥领先。最终,来自肯尼亚的丹尼斯以2小时16分37秒的成绩夺得了第二届沈阳马拉松的男子组冠军;来自肯尼亚的迈克尔摘得亚军;第三名是埃塞俄比亚选手波利特。女子组冠军为肯尼亚运动员佩瑞斯,成绩为2小时43分零6秒。亚军为埃塞俄比亚的杰米拉,第三名是来自埃塞俄比亚的额吉。  

  而本届沈阳马拉松,同样是由肯尼亚的选手包揽,弗兰西斯以2小时25分19秒获得男子全马冠军,肯尼迪以2小时25分34秒获得亚军,约珥以2小时30分30秒夺得第三名。



  由此可见,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地处东非高原,使得非洲选手心肺功能都比较强;体脂比例、大腿小腿的长度比、血液中血红蛋白的含量以及线粒体的数量和性能比其他人种要优越。中国男性的血红蛋白含量为12-15g/L,非洲黑人在18左右,血液的携氧能力也高出许多。 




   而且他们有着较为深厚的马拉松传统,从小就接受跑步等耐力、毅力的训练。有人曾统计过,非洲运动员创造了历史上90%的长跑世界纪录;自2011年以来,肯尼亚选手囊括了全球85%马拉松赛事的冠军。  




  除了身体优势和生长环境,非洲选手跑马的动力也更足。特别是肯尼亚,国家的贫穷让他们不得不通过跑步来“求生”,参加马拉松拿奖金,是改变生活环境一种很好的方式。

  马拉松赛事涉及人数之多、覆盖面积之广,能够带动整条产业链发展,商业价值正日渐凸显,这也催生出不同的利益需求方。  




  来自肯尼亚的弗雷德和威尔拉斯,是沈阳一所大学的大四留学生。从大一开始,两人“跑马”的足迹遍及中国2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特别行政区)的80余座城市,累计参加了近百场马拉松比赛,并在大型赛事中屡获奖项。  




  弗雷德告诉二三里新闻,行情好的时候,马拉松比赛的奖金一个月就能入账近2万元人民币,已成为家庭重要的收入来源,“我已经用跑马的奖金,为家人盖了一栋房子。”

  弗雷德说,参加跑马是因为贫困。他的父亲是一位农民,母亲做点小买卖,除他以外还有5个姊妹,家庭经济负担很重。刚到中国时,他曾为了节省费用,忍饿几天才吃一顿饭。  




  不过来中国前,弗雷德和威尔拉斯并没有接受过马拉松训练。在机缘巧合下,一位已经毕业的机械学院学长带他们走上了跑马拉松挣生活费的道路。

  据弗雷德介绍,在肯尼亚有超过1万名以跑步为生的专业运动员。他们经常飞到全世界各地去比赛赚钱。“跑马”时,他经常会碰到老乡。

  但让弗雷德感到压力的是,随着马拉松在中国持续升温,催生了更多的马拉松经纪人,随之而来的则是更多的“黑色旋风”到中国比赛。 




   他坦言,一些经纪公司招徕不少专业的马拉松选手,主要是肯尼亚、埃塞俄比亚选手,也有菲律宾等亚洲国家的选手。但是由于赛事举办频繁,专门“跑马”的人已经不够用了。

  虽然自己成绩不错,但并不是每次都能赚到奖金。拿不到名次的比赛,有时候主办方会报销机票,有时候需要自己来承担。

  对于赛事的运营商,也能因为一场马拉松的成功举办而赚得盆满钵满。除了选手报名费、衍生品外, 核心收入来自B2B端的商业赞助。这是一种双赢,一些重量级品牌也看重马拉松的影响力和商业价值。赛事选手阵容越强大,越能吸引赞助商。

  马拉松组委会和运营方对诸如黑人这样高精尖的选手有需求,却难以直接对接分散的黑人选手,黑人选手希望能够高效率地去拿奖金,也不得不寻找本土的桥梁,而他们,也处在关键位置,站到了商业生态链的顶端。 




   仅肯尼亚就有超过1万名以跑步为生的运动员。经纪公司将他们收入旗下,形成规模或大或小的“黑色军团”。特别是进入时间早的经纪公司,很多优秀选手都被他们瓜分。

  一些通过跑步致富的选手,再引荐自己的兄弟朋友,黑人选手的参赛需求被引爆,加上中国国内马拉松赛事巨大的增长空间,给小型经纪人提供了生存土壤。

  一位刚转型为经纪人的肯尼亚选手表示,尽管自己刚试水,但因为需求旺盛,而且是同乡人,多了一层信任感。第一期训练营招募便有上百名黑人选手报名。

  因此,为了让选手参与最有性价比的马拉松比赛,经纪人需要对各赛事进行权衡。针对顶尖黑人选手,经纪人会为其选择几场顶尖赛事,让他们以此为目标开展整年的训练计划。这些比赛往往奖金非常丰厚,曝光度特别高。

责任编辑:冬枣

发布人
版权声明: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
上一篇: 深度|“繁荣”背后 中国马拉松跑者不够用了?
下一篇:“旅游+”时代 低空旅游如何飞出一片天

二维码扫描
  • 环球户外在线
©2015~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 环球户外在线版权所有